• Mar 13, 2012

    【中华英雄】学好外语很重要 - [半場風花【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anksea-logs/198371620.html

    剑雄有时会想,听他爹说洋文其实是一件……怎么说……非常诡异的事情。

    平心而论,这事儿本身一点逻辑问题也没有。要说华英雄十八岁背井离乡,半生居于美国,就算是住在唐人街里头身边一水儿中国同胞,到底也打理着整间中华楼,并且还不能否认的营业状况良好。

    这各色人等往来穿梭,迎客办货么多年下来,要真对洋文一无所知还确实说不过去。

    想那东瀛来的火四郎初时都是用一句日本版HELLO搭讪青儿姐,虽然当时除了他自己谁也没明白他在讲什么;剑雄自己也是在等着爹和无敌决战那年学了不少日常话,偶尔还能和街头耍玩的那金发丫头哈拉几句。说开了去,这唐人街里还真没人说不得几句洋文。

    所以剑雄也自知这火撒的有些莫名,但那人毕竟是他爹,华英雄!

    华英雄是谁?美国唐人街的华人传奇,中原武林一代宗师,更是端个青瓷茶盏往中华楼二层摆上,那黑衣白发的就活脱脱一块国风招牌。

    所以这么一个浑身上下中国风情都能漫出三尺远的人物,对着几个慕名跑来的老外蹦出一口流利英文……这到底演的哪出啊!?

    并且说就说呗,美国讲什么言论自由他其实也没啥意见,但那几个洋鬼子你们给我说慢点!我爹可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中国人!不是你们那些金毛亲戚!说那么含糊鬼知道你们在嚷嚷什么……

    啥?能听懂?

    那不是当然的,想他爹天纵奇才……啊,不是这个问题……

    “关键是少爷我听不懂啊喂!”

    所以说来说去,剑雄你郁闷的其实只是最后一点吧?

     

    认真追究起来,华英雄其实甚少讲洋文。

    若是刨掉中华楼事务外交,绝大部分时候,其人都秉承着非母语不开口的态度。

    对于这个问题,有人很欣慰,比如爱国青年元武先生,有人很高兴,比如亲父控剑雄同学,有人很郁卒,比如大叔貌少女心的黑龙司令。

    如果当着满堂下属把头天晚上熬夜背的告白信激情澎湃抑扬顿挫地大声念完,只换来冷冷一句“Speak chinese”,并且字正腔圆还带点东海岸口音,想必是谁也会失意体前屈无比郁卒。

    至于两个月后某司令已经能操着一口京片子在唐人街转悠,这就是后话了。

     

    某日午后,英雄携青儿出门办货,四郎被留下看店,反正等剑雄从外头晃回来,就看到某人梅干菜似的趴在靠门口那张桌子上。

    “四郎哥,你这么张脸还怎么做生意。”过去拍拍火四郎肩膀,剑雄轻身一跃坐到桌上,全当其他伙计白眼对象不是他。“怎么,青儿姐不要你了?”

    一下子被戳到痛处,火四郎两手撑住额,一头半长发给揉的鸟窝似的。“青儿宁愿和她华叔叔出去也不要我我到底怎么做才好是不是我学华前辈那样染个白发干脆连发型也一起弄了再搞套唐装穿上然后……”

    眼看着越说越离谱,剑雄两眼一翻想你要真敢顶着我爹那造型出来,信不信明个我就用回梦心经把你沉大西洋去。

    不,也许根本不需他动手这位就已经被砍成十七八段了可能。虽然不是很爽,但他爹在美国这边人气的确莫名的高……

    火四郎完全没发现自己已经在谋杀列表之上,依然抱着头碎碎念,但上天好歹对痴情男儿不薄,让个闲来无事四处转悠的元武给摸到中华楼门口。

    “剑雄,四郎,今个就你们俩在?”

    “元武叔叔好。”

    “……”

    “唉?四郎你怎么要死不活的,青儿又不要你了?”

    “………………”

    蜷成一团,某人被刺激的已经没反应了。

     

    看看日头正足,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客人上门,剑雄索性端了盘茶水,招呼元武坐下了,三个人就摆开闲谈的阵势……好吧,准确说是两个人谈一个人趴着也不知听着没有。

    这一说不得了,剑雄惊讶地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他爹。“我爹还懂日语?”

    “中华楼的货有些是从唐人街里的日本商人那儿办,多部分都年纪大了讲不好其他话,这生意上来往,你爹想必就是那时候学起来的。”

    “我爹到底是来隐居的还是来留学的……”

    剑雄扶额,元武则安抚的笑笑,又抿了口茶,“你爹他筋骨精奇,聪明得很……”

    “………原来如此……”话说筋骨精奇和学外语有一毛钱关系吗!?某人心底如此吐槽。

    “其实华前辈只能听懂日本话,好像并不会说……”

    白化很久的火四郎不知几时回了神,正恹恹地勾着身舔手里茶水,“有次见他路上碰到个东瀛商贩,讲的是洋文……”

    “哦~?”剑雄被勾起来兴趣,凑过去想问详细,转念一想又觉得有点奇怪,“那我爹和无敌怎么沟通的?那瞎子可没黑龙司令的耐心去学中国话。”

    “谁知道……华前辈和无敌宿命纠缠的多欢快,没准是……心电感应?”

    “………………”

    “………………”

    同情地看着四郎一脸恍惚的走出中华楼,元武给自己再满上一杯,抽空瞟瞟剑雄,“别做太过分,剑雄。回梦心经这东西整个唐人街没别人懂,出事了青儿和你爹那边都不好交代。”

    “元武叔叔放心,我只是让四郎哥去奥拿(*)那边把这话再说一遍罢了。”华家长子笑的一脸灿烂,人畜无害,但元武还是不自觉抖了两抖。

    “你自己把握。”

    “剑雄知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