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13, 2012

    【风云】金斧头银斧头 - [半場風花【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anksea-logs/198367122.html

    1

    很久很久之前的某天,步惊云带着师父无名去散步,结果一不小心,把师父掉进井里了(啥?)。

    于是步惊云很怨念的围着井转圈圈想把师父捞上来,正转到第十圈儿,突然看见有人从井里爬出来,

    “师父!”

    但爬出来的不是师父无名,而是……雄霸……

    “………………”

    “这什么眼神!老夫已经被你干掉一次了现在好不容易熬成个井神仙你又想怎样!?”

    “我师父,掉进,这井里。”

    “啥?那和老夫什么关系?”

    “…………”步惊云摸摸绝世好剑,抓着抡了几个剑花,“还来。”

    ==!!!放下剑老夫给你掏掏就是嘛!!”

    “…………”

    于是好心的神仙看不下去步惊云一个人烦恼,决定帮忙把无名师父捞回来。

    只见雄霸跳回井里,半晌又爬上来,“步惊云我问你,你掉的是不是这个适合做挂饰的5CM无名?”

    “…………”绝世剑刃闪闪。

    “…………好吧老夫知道不是……你等着……”

    雄霸把5CM师父摆在井沿,翻身又下井,这次过了有一炷香功夫,步惊云就蹲在井边给5CM师父掰榛子。

    掰着掰着雄霸上来了,伸出一只手,“那你掉的是不是这个适合捧着玩的豆丁无名?”

    “…………”步惊云伸手接过豆丁师父,摸摸,然后冷眼看雄霸,“不是。”

    “……==……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上老夫再帮你捞一次……”

    说完雄霸再次跳下井,步惊云往井里看看,还是没明白雄霸到底怎么上上下下的,于是又蹲回去,用榛子壳削茶盏。

    两个师父喝完茶不久,雄霸终于又出现,几下爬出井,身后背着个人,“步惊云我问你,你掉的是不是这个适合摆在家里观赏的宅男无名?”

    “…………是。”接过师父仔细看看没哪里伤着,步惊云松口气。

    “哦哈哈终于结束了~”雄霸更是长舒一口气,顺顺胡子,“那么为了嘉奖你的诚实,老夫就把三个都送给你了!”

    “…………”步惊云点头,难得盘算着什么时候给雄霸添点香火。

    至于师父的意愿……师父还晕着呢不发表看法。

    2

    听说步惊云从雄霸住的那口井里多捞出两个无名,慕应雄实在耐不住好奇,就跑去中华阁看新鲜。

    从墙外翻进去直闯后花园,慕应雄推门,看见无名正捧着只豆丁在顺毛,头顶还坐着个5CM

    “大哥?怎么今个儿有空过来?”习惯性地露出浅笑,三个一起。

    “………………”

    慕应雄眯起眼,心念一转就笑开了,“弟,带大哥去雄霸的井那儿。”

    “唉?”

    虽然有些疑惑,但无名是不会拒绝慕应雄的,所以把豆丁和5CM交给鬼虎,无名就带着自己大哥上路了。

    不多时到了井边,没等无名回头知会,慕应雄毫不犹豫的一抬脚,把他二弟踹进了井里。

    翘着二郎腿在旁边石凳上坐了不久,只见一个人爬出来………是无名。

    “大哥你干什么……”浑身湿淋淋的无名一脸委屈,“我是做错什么……”

    没等话说完,慕应雄双手按在无名肩上,表情严肃认真,“弟,你只管掉下去把雄霸叫上来就好……”

    然后慕应雄手上一用力,把自家二弟又推了下去。

    这次等的时间短了些,慕应雄又看到个人爬出来,总算是雄霸了。

    “我说你我这井当什么地方了!直接给你送回来又丢进去是想……嗷!”被丹心剑钉在树上的雄霸识时务地闭嘴了。

    “我不跟你废话,总之我二弟掉你井里了,你给我找回来,”气定神闲地踱到雄霸跟前,慕应雄伸出一根手指,“而且不能来回三次,一次给我把三个选项全部带上来。”

    “你这是红果果的敲诈!”井神仙雄霸彻底悲愤了。

    “不,这是威胁。”慕应雄笑的阳光灿烂捏起万剑藏锋起手式。

    “您歇着我马上给您捞上来……”

    所以井神仙真的是好人来着,今天也在继续帮助着掉了东西的可怜人。

    也许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雄霸很快就爬出来了。

    “慕应雄我问你,你掉的二弟是这个女王系……”指华英雄,“这个妖孽系……”指萧遥,“还是这个人妻系……”指无名。

    “………怎么和步惊云的不一样……”慕应雄嘴角抽抽。

    “拜托……我这里的都是限量品,又不是量产……”雄霸不关我事地耸耸肩。

    “…………”慕应雄揉揉眉心,虽然和预想有差,但能看到无名一脸傲娇样或者笑的勾人……好像也赚到了?

    这么转念一想慕应雄释然了,抬手揽过满面怨愤的无名,“这个是我弟。”

    “恩恩……你很诚实,那么就带着你弟回家去吧……”雄霸动手把另外两个推回井里。

    “等等!你不是该把另外两个也给我吗!?”

    “老大,我可是为了你着想才把这两个送回去的……”雄霸一脸真诚。

    “听你鬼话!给我……嗷!”

    被扣住肩胛穴道,慕应雄停口,些微不爽的回头,见是无名幽幽站在身后。

    “大哥……你这次,也太过分了……”

    天剑神话依然笑得风轻云淡,额角青筋就算在跳那也被刘海遮住了,所以天剑动怒?答案是否定的,至于慕应雄会不会有其他答案,就不在考虑范围内了。

    于是古人的智慧告诉我们,人不可以太贪心,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