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12, 2012

    【Nic影视相关】Marry Christmas - [半場風花【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anksea-logs/197957279.html

    Marry Christmas

             

     

    PART1

     

    早知道会怎么样,但Swindler还是没有放手。

    早知道那小子是想骗他钱;

    早知道他类似卧底的身份;

    早知道第一次见面他抬头给他一个微笑时,就已经有什么东西改变……

     

    Swindler Wong其实从来不在乎金钱,因为他已经拥有太多太多。

    所以当得知那群孩子只想从他手里骗到钱,他很无所谓的笑笑,没有像平常与警方作对那样精心策划。

    只当是圣诞节前的游戏,玩的开心就好。

    上等雪茄在食指与中指间转动,缭绕的烟草气息弥漫过Swindler弯曲的嘴角。

     

    几乎一直到最后,所有的事情都按着Swindler的计划进行。

    但又有那么件小事情,从一开始就出乎他的意料——

    还是个孩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从头到尾的剧本。

    其实保密工作可以做的很好,但Swindler不想。就如同他自己说的: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保守秘密,最自豪的事情不可以与别人分享。

    也许可以解释成艺高人胆大,凝视着Ferral迷离的眼,他和盘托出了一切计策。

     

    Swindler用了一个下午去虚拟Ferral在了解到骗术的真相后会怎么做,没想到所有猜测均以落空告终。

    没有任何行动……

    眸子的那端锁定唯一的真实,却仍和伙伴一起在互相的骗局里沉浮。

    他觉得很有趣,像调皮的孩子碰上新鲜的游戏般激动。

     

    然后……

    然后他就被骗走了一亿六千万……

    失败的彻底。

    还是说他真的就是IQ满点EQ零蛋?

    虽说因为最后那出乎意料的结局,他的书卖出了惊人的好成绩。

    但是因为失败而带来成功,即使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解释,也是让人很不爽的。

     

    Ferral从早上开始就有些心神不宁,敏锐的感官提醒他今天什么即将来临。

    想要整理思绪,又好像什么都抓不住。

    [Fery,没什么吧,你脸色不太好啊……]

    [没,昨天睡晚了点儿。]

    回给一个微笑,Ferral决定不去计较那个过于亲昵的称呼。

    [啊,对了!]Sze突然想起什么的叫出来,然后就在Ferral疑惑的注视下,在从不离身的包包里小心的翻找。[差点忘记了,我有东西要给你的!]

     

    精致的项链,金色暗花透出一种沉淀下的高贵。

    [干嘛?]

    继续困惑,他生日好像不是今天。

    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Sze腼腆的笑着。

    [今天是平安夜啊,这是圣诞礼物啦。圣诞快乐!]

    愣了一下,Ferral能感觉到温暖的味道。

    [谢谢……]

    [哈,没什么。]

     

    再没有下文。

    即使如何不愿,Sze也只能承认——

    他和Ferral,只能有这种程度的交集。

    镂刻在链子上最不为人知的角落,几个蝇头小字:

    ……I Love You……

     

     

    没有想到会再遇见,他曾经以为那一次就是唯一……

     

    Swindler一直认为自己是成熟的大人,即使有些爱玩。

    但是当看到Sze坐在Ferral身边,他心底无法抑制的闪过名为嫉妒的情绪。

    像黄毛小子似的……

    自嘲的干笑两声,他想一脚油门踩到底。

    像是在逃避……

     

    [Swindler Wong]

    几乎是反射的一脚踩上刹车,惯性作用他差点撞上挡风玻璃。

    幸好有绑安全带啊……

    趴在方向盘上,他抬手打个招呼。

    [哈,晚上好。Ferral……]

    清俊的脸庞流露有趣的神色,双手背在身后,微微前倾,悬空的前发在夜风里轻轻扬起。

    [我觉得应该说很久不见,黄大千。]

    [原来你还记得我啊~]

    感叹的笑着,无法否认是在高兴着的。

    [一亿六千万啊,忘不了呢……]

    又是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态,话语中的真实让人摸不清。

     

    于是时间仿佛静止。

    车水马龙从身边流窜而过,他们像是在另一个平行的时空。

     

    [其实我刚才突然想起你了……]把玩着Sze送的项链,Ferral没有抬头,所以也没有看见Swindler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还以为只能错过呢……]

    Swindler不懂Ferral在说什么,无法理解。

    [呃……解释一下怎么样?]

    从车里探出头,他突然很想好好看看对方精致的脸,还有从最初就开始迷恋,水色浮光飞掠过的双眼……

     

    但是等到的不是解释,而是嘴唇上柔软的触感。

    呆滞,Swindler无从反应。

    蜻蜓点水一样的触碰,下一个瞬间就已经离开,他连回味的时间都没有。

    [Marry Christmas,Swindler Wong.]

     

    漂亮的笑容荡漾开,Ferral没有多做停留,转身就离开。

    [Ferral]

    伸出的手寂寞停留在半空,视线无奈的追随欣长的背影。

    从来就没有改变的孩子,任性而且让人难以理解。

     

    [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不要~]

    [为什么?你要钱,我多的是。]

    [但那就不好玩啊~]

     

    当时的笑容邪气而甜美,自己大概就是那个刹那沉沦……

     

    收回手,Swindler很想笑。

    指关节抵着前额,温柔的视线彼方是并不在场的某个人。

    [Marry Christmas……Ferral……]

     

    [注释/Swindler=黄大千,Ferral=Nic的那个角色]

     

    PART2

     

    精心策划一场又一场死亡游戏,看自命清高的警察相继死不瞑目,看他们以生命为代价在死神的手掌心跳舞,如同卑微的蝼蚁匍匐挣扎。

    十二月的夜风从没有关上的窗户里灌进,吸收了一身的热量,打个转,又呼啸着离开。

    然而再怎样的低温也无法冷却疯狂的头脑——

    目不转睛的凝视液晶屏,他们为一个又一个警察死前的哀鸣欢呼。

    一群任性的孩子,嚣张的将一切当成游戏玩……

     

    他坐在转椅上,带着冷漠无情的笑容擦拭枪支。

    冷金属在灯光下折射起无机的流光,映在棱角分明的脸庞优雅而危险。

    不似同伴仿若参加祭典的欢狂,他只是平静的观看。

    像是旁观者,其实比任何人都更享受,鲜血飞溅那艳丽的美。所谓的完美伪装……

     

    然而这次,大概是不能如愿就是。

     

    [Shit]

    握成拳的手猛击桌面,他几乎是跳起来。

    还在呼喊的几个同伴不约而同缄口沉默面面相觑,没有人知道这个TNT又被什么惹怒。

    而他是没有任何必要向其他人解释什么。

    [Rocky,立刻关闭B2区所有的机关!]

    急躁的吼声让Rocky无法思考,所有动作不过是下意识的服从。手指灵巧敲击键盘,Rocky心里打着颤——祖哥您想干什么都好只要别迁怒到我身上啊……

    熟练的将那些致命的机关切入待机,Rocky小心翼翼的回过头想窥视下关祖的脸色。

    但对方早已经摔上门离开,隐约的脚步声消失在走道的尽头。

    [到底搞什么……]

     

    风眼走了气压终于有回升的趋向,一干僵硬的人集体松一口气。

    [他到底看到什么啦?]

    困惑的抓抓头发,Sue随手翻看着B2的监视纪录。

    然后所有问号消失,漂亮的女孩笑得花枝乱颤——

    高清晰的显示屏里。穿着绿色大衣的男孩困惑的左顾右盼,沐浴在杀机重重的空气里却是一脸的茫然。多半,是迷路了……

    关祖你也不过如此啊……笑到内伤,Sue明确知道这句话绝对不能让当事人听到。

     

    [左边,还是右边?]

    站在岔路口自言自语,他歪着头痛苦的选择。

    刚才在外面看,这仓库方方正正也不怎么大,为什么进来还没五分钟他就连回去的路都不记得?

    [还是……左边吧……]

     

    [小锋!]

    鞋底离地不过一公分,就有谁在喊他的名字。

    熟悉的声音。

    于是他很高兴得转过身子,笑容绽放。

    [阿祖。]

     

    看着眼前微笑的男孩,关祖闪了一下神,然后有一点点的生气。

    [你没告诉我你会参加这次的搜捕!]

    如果不是自己刚好看到,如果他真的触动了其中某一处,如果……

    不敢想,他拉过对面的他,心有余悸的摩挲柔软的发丝。

     

    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如果……

    那我要何去何从?……

     

    [我不是来工作的啊!]

    鼓着嘴反驳,郑小锋抬起头看关祖。

    [那你跑进来干什么的?我记得告诉过你今晚有狩猎行动……很危险……]

    责斥的字句,内心的想法却被最后的三个字出卖掉。

     

    [我来找你的哦!]

    [出什么事情了?] 难道不能打电话?

    [~祖你看,马上十二点了……]

    []

    困惑流露,关祖眯起眼思考。

     

    隐约听到了人群骚动的声音;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四号啊……]

    稍快的劳力士滴滴答答的重合起时针分针秒针;

    [其实呢,只是想对你说一句……]

    午夜十二点低沉的钟声回荡在维多利亚的海面

    [……Marry Christmas!]

     

    […………]

    胸口被填满,冰冷的空气吸进肺脏竟也变成温暖。

    毫不压抑的笑出来,关祖以为自己听到一个世界上最好笑的幽默,而且万分幸福。

    揽在郑小锋腰上的左手往上移动,从对方的右肋环上左肩;持枪的右手平稳举起,瞄准,扣扳机,然后血液流淌过黑色的制服。

     

    看看那倒在地上的警察,确认不是陈国荣后,他安心回过头。

    等待着的是漫长的深吻,掠夺所有呼吸,无可抗拒的温柔。

     

    放开那红肿的双唇,前额相触,瞳孔与瞳孔相距不过三公分。

    [小锋……]

    [恩?]

    [Marry Christmas……]

     

    PART3

     

    即使在香港,十二月的温度还是很低了。

    杰搓着手,漠然的看着某个人身穿单层呢子风衣,生龙活虎的上窜下跳。

    [阿峰……]

    [恩?]

    回过头,灿烂的微笑只为一个人保留。

    [你这样会感冒的。]

    [哎,杰佬你在关心我吗~~]

    猛然凑近的脸让人有刹那的失神,一时疏忽,嘴唇就感觉到了一晃而过的温度。

    [干什么你!]

    小声的质问,脸上有升温的趋向。

    [所谓的偷·香啰~]

    […………]

    这痞子是怎么当上警察的?

     

    [杰佬你手好冰啊……]

    皮肤有一点发乌,完全感受不到血液的流动。

    小心翼翼替那个其实根本不会照顾自己的人揉搓手背,以爱怜为名的思绪在心中徘徊。

    有一点不好意思,杰困窘的想抽回手。

    [喂,旁边还有人呢!]

    闻言,四周观望的人群不约而同偏过头。

    [啊,今天的任务完成了,该回去了哦。]

    [是啊是啊,今天是平安夜么~]

    [嘿嘿,你们两位慢慢来啊,我们就不打扰了~]

    于是一群八卦作鸟兽散。

    [……搞什么……]

    [这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