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8, 2012

    【恋爱行星】为了忘却的纪念 - [半場風花【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anksea-logs/197024361.html

    为了忘却的纪念

    那天,已经是最后的最后。

    她,在灯光闪烁的舞台翩然起舞,欣长指尖软转如兰花的优雅。

    他,在猩红帷幕后荡漾起浅淡柔软的微笑,七彩光晕渲染过漆黑的眼眸。

    而他在遥远的台下,看着那两个人,眼底的微光融化进暗夜化成了暧昧的黑色。

     

    你会不会知道,我抱着怎样的心情,凝望此际的你?

     

     

    不知什么时候灯光暗下音乐低沉,于是这才察觉,舞会终有结束的时刻。

    黑色的人群在暗淡的灯光下走向出口,朦胧成片的礼服汇聚成了黑色的河。

    陈静站在舞台中央,昂起头,透过强化玻璃注视漫天繁星。当察觉有人走近,她收回远去的眸光,笑容绽放。

    她说,我以为你走了,阿风。

    他摇头,说,没有。

     

    经历过短暂的沉默,两个人同时开了口。

    我……

    你……

    …………

    于是两个人又同时愣住,睁大眼,然后开始笑。

    清越的笑声回荡在空阔的大厅,音波振颤,仿若圆舞曲回旋的无尽。

    这样离别的场景,是你的刻意或是我的默许?

     

    轻声地咳嗽,高风看着陈静,扬起为她习惯的微笑说,不会再见了吧?

    陈静抿紧嘴唇,笑容里有一点的勉强,说大概就是那样。

    然后高风伸出右手,清亮的眸子隐藏在刘海后面。

    他说,Farewell……

     

    永别……

    意味再没有偶然来邂逅……

     

     

    自己的手,被另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握紧,Buddy任由高风拉着他,穿过一条条交错的小巷。

    夜风呼啸过耳畔,朦胧中仿佛在述说什么故事,主角是他和她,没有他的存在。

    拐过一个弯,终于,身前的人停下步伐。

    Buddy手撑着膝盖喘气,故作痛苦的笑容刻在嘴角。他说,阿风,你要去哪?我的体力可不像你那么……

    然后他噤声,因为看见巨大的摩天轮在暗蓝的天幕下萤灯点点,偶尔传出了阵阵的欢笑。

    一拐弯的天差地远柳暗花明,在应该寂静的夜里,有梦境的色彩。

    仔细辨识过Buddy的嘴唇动作,高风安静的微笑,说,BuddyWellcome to the night world……

     

    那是摩天轮下的宁静湖畔,风吹动树叶响起沙沙的声音。

    斑驳疏影里,红木高脚几、青藤秋千椅,细碎的月光似轻纱,笼罩下来把绛红染成了深棕。

    于是Buddy知道,这就是高风曾对他说的游乐场茶馆——承载过他和她短暂全部的地方。

    于是想要问,带他这个局外人来,到底为什么……

    但是,Buddy让那个想法在心底转过一圈,然后就放弃掉。

    因为他想要询问的人,正半眯起眼,眸光穿过他落在遥远遥远的天际彼端。

    心里不由得轻微抽动,Buddy在桌下握紧拳头,指甲嵌入掌心有刺痛的感觉。

    他,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已经不记得是多少次,Buddy陪伴高风去那个被洋槐树遮掩的茶座,在宁静的湖边相对无言。

    然而每当清晨他起来,看到身边的人仍沉沦在Morpheus的怀抱,对那关于某个夜晚的记忆,他没由来的无法去确信。

    那样过分安宁的氛围,他以为,是自己梦中的琉璃,易碎如同七彩泡沫。

    但是,内心想要忽略的东西终究会叫嚣着浮出意识的冰面。

     

    那夜的月是望月,光芒皎洁得隐藏不下任何东西。

    就是在那样的月亮下,Buddy忘记自己所考虑过的,不想伤害某个人的心情,大声地吼出来——

    阿风你到底想怎么样折磨自己,已经够了你知不知!我受不了了啊!这样的后来不是任何人想要看到的!

    高风歪着头,带着困惑盯紧Buddy张合的嘴唇,艰难解读着自己好友想要表达的词句。也许是Buddy过于激动,所以即使高风的唇语课程是满分毕业,还是花了许久才明白过来。

    然后他露出笑容,轻轻摇头,刘海随之摆动。

    他说,Buddy,不是这样的呢……

    淡然的微笑,轻易安抚下所有躁动的心绪,Buddy坐回自己的椅子,跨下了肩膀。

    双手掩住脸,他用了属于呢喃的语调,说,阿风,我不想管阿静Tina还是其他什么人,我只想你过的好啊……

    他知道,那个人听不到,所以才说出口……

    关于心底不为人知的,自私也美好的黑暗。

     

    高风注视着Buddy,眼角有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愫。这回换他站起来,走过一张木几,坐在对面的友人身旁。

    手臂自然搁在双腿上,高风无意识的玩着指甲。低垂着头颅,他说,Buddy,我知道你在担心,但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纪念某人。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Buddy身子抖了一下,侧过身,双手托起高风的脸。瞳孔直接对视,他在黝黑的晶体里看见自己苦涩的笑容。

    阿风,你没有必要……说什么某人,阿……

    修长的食指按在Buddy想要继续的嘴上,高风闭起眼再次摇头。

    他说,不要提那个名字了,因为我并不是为了什么才这样说,而是真的不记得……

     

    已经不记得这里发生过的什么;

    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在等待或者回忆谁;

    已经不记得,只是单纯的,想纪念一些被遗忘的曾经?

     

     

    原来最后放不下的是自己?

    Buddy突然觉得很难过,但他勉强自己笑,说,这也是她的希望不是?

    高风昂起头,月光抚摸过清俊的轮廓,他说,是的……

     

    有时候,值得纪念的不一定要刻骨铭心;

    有时候,一些人,注定是用来忘记的,生命中的过客……

     

    Fin in Sunday, July 02, 200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