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8, 2012

    【情癫】将爱未爱 - [半場風花【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anksea-logs/197022765.html

    将爱未爱

     

    五百年前,我在菩提老祖门下学道。

    山上的凤仙花开了又落下,散了一地的红色。

    老头说:红,是吉祥温暖的颜色,即使是神仙,也渴求的东西。

    我不懂。在我看,那更像血的颜色;但是我喜欢。

    在花果山的那些年,林野的生活就是弱肉强食;看着不属于自己的血留下,就代表着我还活着。

     

    老头果然是神仙,凡间的惨烈早忘了个干净。

    所以那天,当我屈着身子说,我要学长生不老与天同寿的法术,老头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手里的棋子都掉落在棋盘上。

    清脆的碰撞声和谁飘忽的笑声一同响起,我抬头,正看见个陌生人掀开了竹帘走出来。

    黑色的头发看起来很柔软,黑色的眼睛里也有很柔软的笑意。他说,菩提,你的徒弟好可爱呢……

    可爱那两个字让我有一点不爽,刚想站起来反驳,老头的拂尘已经重重敲在我头上。

     

    疼……

    虽说我是石头里头蹦出来的但是不代表我是石头哎,老头你这样大力打下来知不知道那个柄是玄铁做的敲在随便其他什么上面即使是石头也已经可以山崩地裂了?!

    抱着头我蹲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抽气,发作的当口有谁轻轻摸我的头发,稍稍有些低的温度穿过头皮传递进神经。

    他说,菩提,做师傅的不能这么暴力呢。

    三分无奈三分戏谑四分关切,我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就可以这么快的听懂一个神仙说话。像老头,他说十句话我有八句不明白。

     

    老头气急败坏的表情被一种尴尬取代,一头白毛抓得乱七八糟,像极了平常我们做坏事被他抓的样子。

    不看我,老头对着他说,但是金禅,你不觉得这猴子的话很大逆不道么?

    年轻气盛啊~菩提,你修道的时候也这么说过呢。

    他展开一个笑容,不得不承认,很漂亮。

    然后他也蹲下来,平视我问,猴子,你叫什么名字?

    撇撇嘴,我回答说,悟空,孙悟空……

     

    那是五百年前,我第一次遇见他。

    我知道他叫金禅,他知道我叫孙悟空。

    那时,我还没有爱上他……

     

     

    我不知道神仙也会跳舞,还是人间的,最平凡,最通俗的舞蹈。

    肢体随意的摇摆,没有节奏,韵律,好像只是想表达那些关于快乐的心情。却是美丽的。

    他应该是有身份有地位的神,却在被我看到后只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很难看吧,对不起哦……

    亮晶晶的眼眯成弯弯的月亮,我突然发现他的牙齿好白。

    冲出口的第一句话,是一点都不难看。然后我想想,再补充一句,我觉着挺好看的,也教我跳跳?

    于是他又对我笑,绚烂如同后山上开的满山遍野的凤仙。

     

    然后就顺理成章的粘在一起。

     

    他喜欢坐在一棵松树下发呆,而我喜欢毫无预兆的从树上跳下来。

    他会发出轻微的惊呼向后仰,脸上的表情有很细微的改变。

    于是我更热衷这样无聊的游戏,习惯于他嘟着嘴无奈的抱怨。

    头一次,我知道原来神仙也不是木头,有些也很可爱。

     

    我对他讲我的花果山,讲我的水帘洞,讲那些在晨曦的照耀下慢慢开启的花朵。

    他安安静静的听,偶尔对我浅浅的微笑;于是我讲的更带劲,还一边手舞足蹈的在树枝上荡秋千。

    在于他,大概是认为我喜欢说话。但是天知道,除了他,我曾对谁人讲过这些埋藏在心底的回忆?

    有时候我会问他,天庭,是什么样子?

    他歪着头好象在思索,然后就一直看着远方的天空说——

    天庭,有长年不散的烟霞,有永不停歇的歌舞;有琳琅满目的珍馐,有甘醇醉人的美酒;还有一场一场的宴会,还有凝滞不前的时间……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却只见到几片白色的云彩。回头看他,我抬手摸他的眼睛。

    带点惊讶的瑟缩了下身子,他没有躲,平静的目光看着我,干什么?

    我不知怎么的不高兴,往前挪了挪,离他更近,甚至能看到阳光投在他眼下淡淡的阴影。我问,你为什么看起来很悲伤?是什么让你不开心?告诉我,我帮你打烂他。

    他又愣了一下,然后又淡淡的笑开了。覆上我的手,他闭着眼摩挲,说,没什么的,谢谢你,猴子……

    他的语气有一点悲哀的成分,我不喜欢。

    凑上前,我在他嘴唇上碰了碰;软软的,很舒服。

    抱着他,我其实什么都没有考虑,只是想亲他而已……

     

    不喜欢他叫我猴子。

    我说,我叫孙悟空,你可以叫我悟空。

    他说,猴子,你为什么执著这种事情?

    我想想,然后回答说,因为这是我的名字,你又为什么不叫?

    他看我半晌,然后笑了,说,好吧,我下辈子一定叫你你的名字。

    于是我很高兴,都没有去想神仙的下辈子会是在几百万年之后……

     

    然后不知道哪天,老头赶我走。

    老头说,悟空,你在这里呆了多久?

    我说,不知道啊,我只记得金禅每天都去松树下面休息,我陪他去了三千六百五十二次。

    老头听了脸黑下来,一口气叹的让我发毛。

    那既是十年了啊悟空,我不能留你了……

    后面老头说很多,但我没有听进去;唯一思考的是,离开了这里,我是不是就见不到他了?

     

    最后我走了,因为老头告诉我,他也要回天庭了。

    向老头磕三个头,算是答谢他做我师傅,教了我这么多。

    走前老头看着我,好像有什么要说的,但只是拍拍我的肩膀,深深叹口气。

    神仙可以看到一些未来,却从来不对别人说,要不就神秘兮兮的说一些听不懂的暗示。

    我讨厌这一点,很讨厌……

     

    之后的事情,基本上是众人皆知。

    我抢了东海龙王的定海神针,撕了生死簿,还砸了天庭——那个在他的形容中让我以为很美好的地方。

    的确是美丽的,却也有深刻进骨髓的寒冷的虚空。

    我突然能够明白,他当时的悲哀眼神是为了什么——

    日复一日的生活,

    静止住的时间,

    永恒的寂寞……

     

    唯一与后来流传的不符的是,我本应该被锁在南天门的盘龙巨柱上,每天承受祝融能融化骨头的烈焰和貔貅能撕裂天际的利爪。

    我会疼,但不会死,伤口增减会以相同的速率进行。所以,其实我该在那里永远的受刑。

    但是没有。因为他说,他愿意为我分担那逆天的罪过。

    如来问他,为什么?

    他微笑着反问,佛祖,难道我佛慈悲这句话只是装饰么?

    一点点的讽刺意味,我突然察觉他竟是如此强大。

    如来的面部有刹那的扭曲,耳垂上硕大的钻石颤动起来折射出俗气的光。我看着好笑——不管神还是佛,原来都是这么虚伪的……

    当然,这里不包括他。

     

    然后我被压在五行山下。

    他摸我的头,眼底有柔软的笑意。我以为,时间又回到那么久以前。

    他轻轻的叹着气,说,猴子,你怎么就这么不安分呢?

    我艰难的转转脖子,看着他说,因为我想找你啊,但是没有人愿意告诉我你在哪里。

    我问每一个神仙,但他们都是木然的表情。漫长无尽的岁月,耗尽了他们所有的感情。

    他眼里有什么闪动了,欲言又止的表情。

     

    离开的时候,我叫住他。

    看着我,他问,还有什么事情?

    我说,金禅,你叫一次我的名字好不好?

    他笑了,亮晶晶的眼弯起来说,猴子,我当时就告诉过你了啊。下辈子如果能碰见你,我一定叫你的名字。

    我问,这算不算约定?

    他想了想,然后说,算……算的……

     

    他走后不久,观音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

    观音俯视着我说,孙悟空,你的惩罚定下了。

    我恩了一声算回答,百无聊赖的等她的下文。

    观音接着说,你该感到高兴,因为佛祖决定让你在五百年后护送转世的金禅去西天取经。

    吃惊的抬头,我睁大眼瞪观音。

    观音曲了嘴角笑笑,却不好看,至少没他好看。她说,但是那个金禅不再是金禅,他不强大,不淡定,不坚强,不再会有你喜欢的任何一点……

    …………

    果然,神仙都是无聊卑劣的种群——还是不包括他。

    但是不管怎样,我有了熬过这五百年孤寂的支撑。

    是你说的啊,金禅。下辈子,你会叫我的名字……

     

    那是五百年前。

    我为了见他大闹天宫,他为了救我散了千年的修行。

    那时,我还没有爱上他……

     

     

    我趴在草丛里,蚂蚱从我头上蹦下来。

    我问,喂,知不知道现在哪一年了?

    蚂蚱瞪我一眼说,死猴子你知不知道问一只蚂蚱这种问题很白痴啊?

    路过的老农好心回答我说,已经是贞观十三年了啊,大圣。

    我发了一下呆,在蚂蚱和老农都不知到哪里去了才想起来,他们的一生才不过三个月或是一百年。

    算算日子,从我被压在这里开始,已经快五百年了。

    五百年前的事情我忘了很多,比如说玉皇大帝长什么样子,比如说如来耳朵上的是水晶还是钻石。

    但是有一些依旧清晰的可怕,比如说我还记得他叫金禅,比如说我还记得他说会在下辈子叫我的名字……

     

    一天,   观音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她笑着说,孙悟空,你等的人就要来了。

    我不看观音,视线落在远方的云彩上。

    心底有熟悉的感觉——那天,他就是这样看着天边的云彩。那时,他也是在期待着什么吗?

     

    在我等的快疯掉的时候,我嗅到人类的味道,却不是熟悉的老农的气味。

    心脏剧烈的跳动,我睁大眼。

    是不是他?是不是他?!是不是他!!!

    终于,那人气喘吁吁的爬上石台。

    晨光里他颊边的汗水闪着五彩的光,我能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的容颜。

    被压在山下已经僵硬的手指颤抖着,我唤他——金禅!

    他吃惊的转头看我,然后……大叫一声摔了下去…………

     

    压在身上五百年的岩石终于崩落,我活动下有些僵硬的骨头,把它们打得更散。

    然后我回头看他,却发现他正轻手轻脚的准备开溜?

    金禅?

    我喊他,让他触电一样的回过头;结果是脚下一滑,他又从岩石边沿掉下去。

    都没有经过思考,我在他落地前接住他。

    让我惊讶的是,他竟然缩在我怀里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虽然观音菩萨说有人在五行山下面等我要护送我去西天但是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金禅啊如果我打扰你睡觉了你看我再把你埋进去好不好猴子?

    之前一段我听的糊里糊涂,最后两个字算是把我拉回现实。

    我低声吼了一句,叫我的名字!

    大概是吓到他了,他也忘了哭,拼命的点着头。但是马上,他又用一种白痴表情看着我问——

    那…猴子你叫什么?

     

    我以为他不是他,但他们有相同的容颜;

    我希望他不是他,但他解了如来的封印;

    我不相信他是他,但我还是叫了他师傅。

     

    我告诉他,我叫孙悟空。从今天起,你是我师傅,只准叫我悟空,不准叫猴子!

    他擦着眼泪点头说好,眼睛笑得眯成了缝。

    其实你很善良的,悟空……

     

    悟空……悟空……悟空…………

    同样的声音,但我不能说服自己那是同一个人。

    即使观音也告诉过我他会变,即使理智上已经承认,但感情上,我也在矛盾。

     

    能感觉到他的靠近,然后我听见他怯生生的声音。

    悟空~

    心情不怎么好,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去。我头都不回的说,你又要干什么?

    听到他抽鼻子的声音,我开始无奈。转身,眼眶果然开始泛红。

    猪八在他旁边转来转去,河童看着我,意思是——你怎么又把他弄哭了?

    于是我更郁闷了。

    一把推开猪八,把还在哭的和尚拉过来。我问,你哭什么?

    他抬起袖子就想擦眼睛,幸好我眼明手快的抓住了——泥巴灰尘都粘在上面,不干净。

    变了块布帮他擦,我拽着他的手不让他乱动。

    大力的抽泣,他哽咽着说,因…因为悟空你……你又凶我……

    ………………

    就为这个?

    彻底没了力气,我叹息着把他楼在怀里,猪八悻悻不平的眼神我只当没看见。

     

    我经常骂他,也用金箍棒打他。

    当然,我有把握力度,如果像老头那样没轻没重的,他现在肉体凡身受得了才有鬼。

    其实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完全接受他是他的事实。

    但我还是那么对他,因为这样的他太软弱太善良——

    如果我不在,这样软弱的他要怎么保护自己?

    如果我不在,这样善良的他会被多少人哄骗?

    如果我不在,谁保护这样的他陪着这样的他走完十万八千里的路?

    所以说到底,我其实还是在担心他?

     

    走走停停,去西天的路一天天继续。

    已经记不得是哪一天,我们到了什么莎车城。

    城里的人们跳着舞出来迎接,他居然也跟着跳起来!

    我感觉手指在打颤。

     

    肢体随意的摇摆,没有节奏,韵律,好像只是想表达那些关于快乐的心情。却是美丽的。

     

    关于过去的那些在我脑子里纠缠,一片混乱。

    五百年前他对我说,如果有心事不想告诉别人但心里又不爽,就把所有事情对着一个洞说,然后用泥巴把洞封起来,那样心里会舒服很多。

    我在一棵树上找了个洞,还什么都没说,一只蜈蚣咬了我一口,还一翻白眼说,死猴子你烦不烦啊,本姑娘还要睡觉呢!

    所以我很‘体贴’的离开那里,还顺便帮她用泥巴封了洞口——你慢慢睡啊,就不用醒了哦~

     

    转了几圈我只找到个柱子,但是没有洞,所以我自力更生的开了个小洞。

    对着洞口,我小声嘀咕。

    这些事情我说不清楚,记得原来我想事情不会这么婆婆妈妈的,难道活的越久就会越迟钝?

    想到天庭那些神,我有点寒……

    如果我变成那种样子,会不会忘记他?或者他忘记我?还是在那之前就已经疯掉?

    五百年的无所事事,我彻底明白——我和他,都是骨子里害怕寂寞的人……

     

    然后的一切发生的很突然,措手不及。

    树妖太强大,我不敢担保我能保得他毫发不伤。所以我想让他走,有多远走多远,只要平安就好……

    但是他不愿意。

    昏黄的烛光下,他拉着我的衣袂,眼眶又有点红。

    他说,悟空,我不走,我不要一个人走。

    不知道怎么就开始心疼,我凑上去,如同五百年前那棵松树下……

     

    用金刚丝小心翼翼的包住他,怕他受伤,又怕自己包的太紧让他疼痛,,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鸡婆到这个地步。

    他竟开始念紧箍咒,一个一个经文符号灌进我的脑子,痛不欲生。

    我捂住他的嘴,说,别再念了!

    你继续念,我要怎么把你送走?我要怎么保你的平安?我要怎么样才能让你不哭!

     

    有什么堵在胸口,我看着他,看着他发红的眼。

    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过五公分,气息纠缠在一起分开不能。

    突然就想说一点什么,却又无从开口。

    想一想,我对他说,爱你一万年……

    看着他睁大眼一脸不可置信,我赶紧补充了一句,这是发动金箍棒的咒语,想让它停下,就说[我不爱你了]。师傅,你一定要记住!

    因为,我可能无法陪你走到西天了……

     

    青色的砖石在我脚下碎裂成灰,白色的瓦砾从头顶上徐徐下落。

    把他丢出去,我用尽全身力气。

    如同末路野兽的嘶吼,我咆哮着——爱你一万年!

    金箍棒发出耀眼的光,撕碎了靠近他的一切妖魔,然后飞速的离去。

    于是失去目标的妖魔向我聚集过来,没有武器,我是必败无疑。

    但是,他平安了,这样就好了……

     

    即使我是千里眼,也已经看不到他的踪迹。

    突然就很想笑,但我在哭。

     

    金禅……不,三藏,我好像快爱上你了……

    我用了五百年来明白,是不是真的很愚蠢啊?

     

    这是五百年后,我们在西天取经的路上。

    他是唐三藏不是金禅,我还是孙悟空。

    这时,我好像将要爱上他……

     

    Fi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