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8, 2012

    【RM】Paradise - [半場風花【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anksea-logs/197019388.html

    Paradise_乐园

     

    1

    “很漂亮,叫什么名字?”

    弗鲁迪抬起头看那个走进来的人,明黄色围巾随着步伐在对方身后上下起伏,在地上拉下长长的影。

    “这是哥斯贝鲁,到现在都不知道吗!”

    语气意外的糟糕,弗鲁迪不觉握紧手指,正在修理的右臂创口因扳手的颤抖而冒出蓝色的电弧,让他一阵抽搐。

    身边的哥斯贝鲁紧张的准备站起身,却被按住头,轻柔却也不容拒绝——

     “这么大动作站起来再碰到他怎么办,哥斯贝鲁?”

    紫色装甲的座狼本能地昂起头亮出牙齿,他正打算开口呵止,暴躁的狼却又自己伏下身,乖乖退到稍微远点的地方坐定,视线倒是一直看着这边。

    “乖孩子。”点点头,黑色护目镜边沿随着反射门外炽白的灯光,微光里隐约能窥看到其下低垂的眼帘,瞳色模糊成暗色。

    “你倒是很会驯服动物……”小声嘀咕了一句,弗鲁迪抬起下巴,露出高傲的神态,“找我干什么,布鲁斯!”

     

    并不因对方挑衅的行为气愤,布鲁斯耸耸肩俯身拨弄散落一地的修理工具说:“战斗的时候见你受伤了,我过来看看。”

    “还不是因为你!该死的居然去帮洛克人!”听到就是一阵委屈,弗鲁迪冷笑着狠狠地把扳手往地上一摔,“你这么关心洛克人怎么不干脆去莱德那边,真搞不懂威利博士怎么就这么容忍你这叛徒!”

    是的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身为同一阵线的战友却明目张胆的帮助敌人,不明白威利博士为什么对这种昭然的背叛不闻不问,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帮洛克人却从不帮自己……

    “……大概因为你比较强。”语焉不详地回答了弗鲁迪的问题,布鲁斯在手里掂了掂好不容易找到的多频激光器,不紧不慢站起身,“好了,右手拿来,我帮你把坏掉的线路重新接上。”

     

    看到布鲁斯在自己身旁坐下,弗鲁迪有一瞬间资讯处理不能,回过神的时候右手已经被对方握住好久;下意识想要把手抽回来,然而他还没开始动弹,对方好像早就预料到他的想法,说:“弗鲁迪,别动。”

    于是他就真的安静下来,坐在那里任由对方拆开自己的右臂装甲。裸露在空气里的各色线路有些纠缠在一起,有的表面绝缘层早溶化开,显出难看的黑色斑纹。

    “有点严重……”布鲁斯用手按住吱吱作响的武器用能量转换器,抬头责备弗鲁迪,“你不该让爆击的输出过载到这个程度,能量回流的话有可能危及到动力炉。”

    还不是你害的……

    要不是因为某人不合时宜的出现在敌方那边气得他主板几乎强制停机,他才不会那么傻的完全不顾武器的冷却时间,一门心猛攻致使线路过载短路!

    “又不是我的错!”那样想着所以也就吼出来,弗鲁迪恨恨地撇过头不再说话。他又开始觉得委屈,而那种情绪明明不应该属于他这种人才对。

    而布鲁斯看着突然发脾气的对方,突然就笑了,把激光器搁在腿上,用空了的手摸摸弗鲁迪的头,柔声说:“好了好了,先把右臂的感官回路切断,要不然等一下会疼。”

    “不要把我当小孩子!”

    青筋暴起地大吼,但是弗鲁迪没有拍开头上的手,他知道自己其实是喜欢那种温度的,或者说有谁不喜欢,那种被关心的感觉?

     

    “唔,这里整个都烧焦了……哥斯贝鲁,帮我把冷凝剂拿来,白色瓶子的那个。”

    “……布鲁斯你傻啊,哥斯贝鲁要怎么……”

    “嗷呜~

    “啊,就是这个,乖孩子。”

    “…………”

    白一眼满脸自豪的座狼,弗鲁迪不爽的低下头,偷偷用左手捏起对方的围巾,用指尖轻轻的摩挲——比布帛轻柔,比丝绸温暖。突然就有一个想法,而他也直白的说了出来:

    “布鲁斯,我想把你这围巾扯下来。”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送你一条。”

    头也不抬,布鲁斯依然专注于损坏线路的修复,而弗鲁迪只是不置可否地咧嘴笑了笑。

     

     

    2

    “驱动系统没有问题了,”为了修理而拆下的手部装甲已经完全安装回去,布鲁斯用手指沿着装甲接缝检查了一遍暗扣,“不过新换的零件还需要一段磨合期。”

    弗鲁迪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腕,发现已经恢复到可战斗状态,他满意地笑笑,然后瞥一眼身边的人:“还要测试和哥斯贝鲁的系统连接有没有修复,这一部分你没有办法吧。”

    语音最后一个字符上挑,也不知道是挑衅还是单纯的想要吸引注意力。如果是后者,那么应该是成功的。

    “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近期对机体的改良我的确不清楚,”耸耸肩,布鲁斯把接合器放下,转身看过去,“但是维修完成之后,全面测试本来就是必要的,弗鲁迪。”

    “切!”

    看着对面的笑容弗鲁迪突然的又不爽起来——不就是比自己先造出来的嘛,而且还有一半是那个莱德的作品,还真以哥哥自居吗!?

    不过其实最气的,应该是自己在他面前就真的好像小孩子一般!

     

    觉得不会造成麻烦影响的时候,布鲁斯并不乐于随意揣度对方的心思,所以他只是站起来,退到靠墙的地方,留出一片空地。

    “我在刚才的战斗中才第一次看到你和哥斯贝鲁的合体。”背靠在合金墙面,盾的边沿与墙面碰撞发出并不刺耳的的噪音,布鲁斯双臂环在胸前点头示意弗鲁迪可以开始了。

    “还不是因为你根本就不站在我这边参战!”带着冷笑,弗鲁迪走到空地中央,“布鲁斯,你要想保护洛克人,干脆就用爆击轰了我,那战斗就结束了!”

    “我不帮你是因为没有必要,”面对偏激的言辞,布鲁斯只微微摇了摇头,墨镜掩盖下神情无法窥探,“而且你那种说法可不是我的愿望。”

    “鬼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狠狠瞪了一眼过去,弗鲁迪觉得自己越来越烦躁,皱了眉,他转头对着他的座狼。

    “哥斯贝鲁,合体!”

    “吼!”

     

    装甲边沿带橘色的黄被紫色覆盖住,同为紫色的机械翼在暗色的身躯后张扬的展开,悬浮在半空,弗鲁迪张着殷红色的眼居高临下地看着地面冷笑:“如何,布鲁斯,在你第二次看到之后?”

    “果然很漂亮,”抽出一只手放在下颚处,布鲁斯嘴角挑起弧线,“紫色很衬你。”

    “!!”瞪着对方曲起的唇线,那黄色围巾因为自己带起的风而肆意飞扬,流动的影扫上黑镜覆盖的脸庞,光影交错得看不真切;弗鲁迪觉得自己想要说点什么,张张嘴却说不出,最后吐出干巴巴两个字——“无聊……”

    “不过会飞真好,”布鲁斯抬起一只手,缓慢而细致地临摹着翅膀的轮廓,嘴角线条柔和出奇怪的感觉,“哪里都可以去吧……”

     

    弗鲁迪有点发愣,就好像之前布鲁斯突然坐到自己身边一样的状况,不过当前的可能要严重一点:

    据他认识的布鲁斯,如果要形容,那就是波澜不兴,像几千米深海处的水域一样。

    他从来不明白那个人在想什么,也完全找不到蛛丝马迹去推断;都说欲望是目标的方向,但是弗鲁迪好像从未看过布鲁斯对什么起过向往,所以他也无从得知那个人究竟是要到哪里去,又是为了什么……

    那么现在,是谁,张开手又想要抓住什么?

    “布鲁斯……”降下高度,他悬停在也有点走神的人对面,明明是担心的言语却在舌尖生生扭曲成了张狂的句子,“果然是被我的力量吓到吗。”

    不知是被吵还是被能量风吹回了神,布鲁斯肩膀抖了一下,抬起的手臂自然抚上弗鲁迪头顶:

    “也许是,弗鲁迪。”

     

    看着对面从未见过的笑容瞬间退回熟悉的温和,弗鲁迪再一次闪了神。他这次更清楚地感觉到自己需要作点什么,而那举动经不起逻辑程序的推演,所以他干脆就暂时切断了逻辑回路,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做什么。

    结果是回路关闭的瞬间,他拉下布鲁斯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把对方拉离墙壁靠向自己:“你要想的话我带你飞!”

    “我并没有……”歪了歪头,布鲁斯想要把手抽出来。

    “上来!”根本就不等话说完,弗鲁迪更用力握住对方,让身体与地面平行,然后降低了高度,用空暇的手指自己背后。

    “弗鲁迪,我等下还要去威利博士那边。”

    “你不去他也不会把你怎么样!”

    “但……”

    “罗唆那么多干什么快上来!!”

    耸耸肩放弃争吵,布鲁斯轻巧的撑上弗鲁迪悬空的身体,骑在后腰的部位,并夹紧了腿避免妨碍到翅膀的运作。

    “坐好了没有?”

    “嗯。”自信就算没有坐好也不会掉下去,布鲁斯还是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姿势,然后指了指自己进来的门,“你打算从这里飞出去?”

    “……怎么可能!”目测了一下门的宽度,弗鲁迪一咧嘴,右臂一甩,手部装甲自动组合成武器形态,“我当然从上面出去!!”

     

    随着轰隆的巨响,碎石落下,蔚蓝的天空显露出来。

    “威利博士会生气,弗鲁迪。”抬头看看破碎的基地天顶,布鲁斯好像有轻轻叹息了一下。

    “管他去死啊!”翅膀一震,涡流引擎功率在一秒内提升完毕,眨眼就远离了地面,“他造我出来的话我做了什么责任都在他身上!”

    “我认为我刚才应该帮你检查一下逻辑程序,弗鲁迪。”

    就在这时,细微的咯噔声从弗鲁迪体内传出——内置时钟一个循环以后逻辑回路自动开启。

    “…………”低头环视被自己破坏的顶棚,弗鲁迪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这也是因为你啊啊啊!”

     

    怒气冲冲的拔高了飞行轨迹,弗鲁迪决定忘记下面一片狼藉。

    然后因为背对的关系,他也看不到自己驮着的人稍微昂起头,注视漫天的云海,之后低下头看他,反光镜片下柔软的眼神是比天空更深邃的颜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