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7, 2012

    【龙虎门】暖风 - [半場風花【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anksea-logs/196950734.html

    暖风

     

    随意拖着脚步游荡,在陈旧的碎石路上扬起细碎的尘土。

    去哪里,或者应该去哪里,谁知道?

    漫无目的徘徊在夜晚的黑暗,谁说人生一定要有意义?

    记不得是哪一天,叔父对他说:“黑龙,你是练武的好材料啊!”

    他笑了,挥开叔父满布粗茧的手掌,慵懒的神态是少年人特有的的不羁。

    “但是叔叔,我没兴趣呢~

    无视老者煞白的脸色,他翻窗跃出了正厅;凌空翻了身子,利落着地。

    回身挥挥手作了拜拜的姿势,吹响口哨,继续奢侈的挥霍手中握住的时光。

     

    他不是浪荡,只是找不到什么来执著……

     

    摇曳的光影里,他慢悠悠的穿行;石子在脚下灵巧的前进,一停一顿煞是无聊。

    当踏进道边一间大宅子射下的阴影,他突然有一种不切实际的预感。

    抓抓头发,他笑着自言自语:“这王家的宅子荒废多年也不曾有人搬进,我这是碰到什么了?”

    又低头轻笑了两声,他才昂起头视线扫向屋顶,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早在右手扣住了招式,有备无患。

    于是,他看到谁屈了膝安静坐在那里,玄色的衣袂仿佛和夜色融在一起。

    然后,像是察觉了他的视线,对方微微颔首,垂了眼帘回望他。半长的前发下有清亮的眸子,如同东边天空细碎星辰的璀璨。

    岚风穿越曲折破落的小巷从他身边划过,而后顺着灰白的墙壁向上攀起,攫了纯黑的衣与发肆意飞扬,露了张精致的容颜。

    是个和他差不多年岁的少年,墨色的瞳孔却像能沉溺万物。

    那少年背后巨大得不可思议的月亮模糊了视线,他只见得对方纤细的轮廓像墨迹般淡开。

    朦胧的影子下,他仿佛看到幼虎。

    坚忍沉静,却也张狂优雅……

     

    他觉得,他找到什么。

    心里残缺的某个角落,刚刚好被填补完整。

    …………

     

    少年叫王小虎,九龙王家继承降龙腿的孩子。

     

    靠着近乎死皮赖脸的牛皮糖功夫,他留在小虎身边。

    从一开始的反感到后来的习惯成自然,经历过的种种是他独享的记忆。

    后来,一些事情排山倒海样涌出,弄得人是身心俱疲。

    然而他一直在小虎身边,未曾想过离开。

    一路走过,伤痕累累的身子是真实的见证。

     

    回想一下,他遇到很多人——马小玲,夺命老妖,火云邪神,还有……王小龙——小虎从知晓真相后便记挂着的人。

    亲情是生死与共后的互相认同,而非血缘的附属品。

    叫的一声‘哥哥’,让他莫名的安心。

    是的,人类对于某些事总是意外的敏感,即使自信如他,也免不了有偶尔的危机感。

    特别是当小虎以陪伴哥哥拆招为由,婉言拒绝他出去游玩的建议之后。

    虽然拿兄弟情深说服自己,但很快他发现那完全不起作用……

     

    在很久之后,他们早不是相遇时那两个刚及束发的少年。

    但他总喜欢环着小虎,用脸颊轻轻摩挲对方柔软的黑发;然后刻意做作的感叹说:

    “小虎啊~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头发都是向上面竖起来呢。害得我一直以为摸起来会是什么飞扬跋扈的感觉,原来这样柔柔软软的哦~是我目测失误么?”

    戏谑的语气完全摸不清有几分的真假,左眼的疤痕让本就不正经的笑容更添一份邪气。

    小虎偏过头躲闪他轻佻的动作,都懒得看他一眼。

    “那是风吹起来的好不好。”

    相对于被调侃的那方,倒是站在另一边的男人给了更大的反应——

    黑着脸,小龙打掉他放在小虎的肩上的手臂,眼角嘴角一同抽搐;仔细看,太阳穴附近好像还有跳动的井字形青筋。

    “黑龙,说话归说话,你能不能别动手动脚的!”

    眉峰上挑,他知道自己这似笑非笑的神情在王小龙眼里绝对是十足的挑衅。

    “小龙哥,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恩~我和小虎都是男人啊,用[动手动脚]这个词恐怕……”

    刻意停顿。他好笑的看着那个过分理性的人真的陷入了思考。

    “同为男性的话,的确不能够用这个词,但是……”

    若说,朋友之间这种程度的动作也说不上过分,但他怎么就觉得哪里不对劲?

    越想越迷惑,头痛的皱起眉头,小龙一时之间竟真找不到什么词汇代替。

    小虎同样在头痛,因为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样婉转的告诉他那亲爱的兄长——和石黑龙辩驳一些什么事情,完全是头脑和口水的双重浪费……

    “哥哥,你别想了……”

    “是啊~小龙哥,别想那么复杂嘛~

    拖拉着语调,他一脸灿烂的凑近王家的两兄弟。左手拍拍小龙的肩膀,右手再自然不过的搭上小虎腰侧,一口白亮的牙齿衬着金发异常的耀眼。

    然后他倏的又严肃了表情,强烈的反差让人无从反应。

    “其实……”

    “嗯?”小龙完全没有料到,已经被某个人牵引了思想。

    “其实我根本就是在光明正大的……揩·油~~~

    所以根本就不是[动手动脚]那个程度?

    满脸黑线,小虎扬起头以四十五度角看天空,然后想起了小玲对某人的一句评价。

    是怎么说的?哦——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反观王家年龄稍长的那一位,因为并没有像弟弟那样长期相处之下培养出的抗体,现在已经被震惊的思考不能,陷入死循环状态。

    机不可失?

    眼角好像有十字光闪过,他顺势收了手臂力道,拉近那看天的人。

    空闲的左手握紧小虎的右手,细长的眼睛里有流光闪烁。

    “小虎……”

    “呃?”被突然凑近的脸孔吓到,小虎只能给予略微呆滞的反应。

    微微一笑,他是完全不在意这个,甚至可以说就是因为小虎这样的单纯反应,才让他觉得有趣。亲亲掌心修长的手指,他凝视着小虎,仿若倾尽了一世的深情。

    “虽然我们之间有刀山(马小玲),有火海(火云邪神),还有一个顽固不化的家长(王小龙),但是我绝对不会放弃的!”

    语毕,一个吻迅速烙在柔软的唇上。

    像是羽织拂过湖水,轻盈短暂如同晨光初起前最美好的梦境……

     

    然后……

    然后偷腥得逞的某人用一种疑似中国古代被唤作‘凌波微步’现今已告失传的精妙步法瞬间消失个无影无踪。

    十秒之后,“石黑龙我杀了你!!!”七个字咆哮在雨后蔚蓝的天空。

     

    在某个隐蔽的小山坡,他无奈的用手顺头发,然后把一只可怜的昏眩状小鸟丢到一边,长长感叹一声。

    “唉~~小龙哥的狮子吼怎么进步这么神速呢?都能媲美铜狮王啊……”

    信手捻一节草茎,放在嘴里左摇右摆,青草的味道掩不过那人特有的气息。

    他弯起嘴角,能尝到幸福的滋味。

     

    明天回去的话,小虎能安抚下他那个保护欲过度的大哥吧……

    优哉游哉的胡思乱想,手搭在嘴上打着哈欠。

    目前这样的生活挺好的,虽然看得到吃不完让人很郁闷。但是在金钟罩练到最高关之前,他石黑龙还没有那个兴致用自己一身血肉去领教王小龙的双掌。

    而且懂得等待是一个好猎人必备的素质不是?再说猎物是那么漂亮的小老虎,没什么不值得的哪~

    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坏坏的笑。

    然后他发现,自己果然不是什么君子……

     

    老天大概都看他幸福不顺眼,让疾风从山的那边吹来,又乱了费力理好的发。

    向上翻白眼也不会有第二个人看到,所以他认命的瞌上眼皮往后倒,任由金发散落在青葱的草丛。

    放弃视觉,发丝与风拂过脸庞的触感愈发清晰。

    于是他不期然想起曾经的那个夜晚,有谁,用灿若星辰的眸子凝望他。

     

    那时,岚风飞掠过心弦最柔软的部分。

    明明应是越了山的凉风,却有如同阳光淡开的温暖。

    他从来不信命,从来认为人生由自己把握;但是对于那一次,他只能说——

    仿佛被什么牵引,与他生命中的那个人邂逅,

    在温暖的夜风中……

     

    Fin in Sunday, March 12, 2006

     

    后记:

    我以为我忘记怎么写这种平淡的东西,然后发现,在经历过很多事情之后,还是治愈系的文字写起来最快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DB】断章 Mar 7,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