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7, 2012

    【DB】断章 - [半場風花【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lanksea-logs/196940833.html

    GV断章——

     

    爱情这种东西,要靠东西来维持的。悟吉塔,你知不知道是什么?

    别说话贝吉特,别说……”

    喂喂喂~都到这时候了,你就听我唠叨唠叨嘛。大部分时间被白色手套包裹的手指左右晃了晃,贝吉特把嘴角钩起来,那是看不出异样的笑容,说不定以后就烦不到你了哦,我可是!……”

    结实的胸膛堵住剩下的言语,是什么样的词句,让人再也不堪忍受的只能逃避?

    悟吉塔张开双臂拥抱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大力的,像是要把那蓝色的身子揉碎了嵌进自己体内。

    求求你不要说好不好……”

    那样软弱的一面都让你看见,所以,即使从来知道你不是顺应别人心意的乖乖牌,这一次,也请……

    金色和黑色的发丝纠缠,铺散在暗蓝色的战衣上,那个应该红着脸一把推开他,然后附赠气弹一枚的人这次却不加反抗,意外顺从的默许他肆虐般的力道。

    骨节分明的手掌穿过暗黑颜色的发,小心翼翼的梳理;视觉上的硬质摸在手心却是滑顺的柔软。

    悟吉塔侧过头深深地呼吸,让熟悉的气味充盈肺部。

    淡淡的清香,是那些开在后院山坡上,长年不凋零的白花。巨树下一片斑驳的阴影,是谁的最爱,在那有和煦阳光的午后,于葱郁的草丛间沉眠?

     

    不会有事,悟吉塔稍稍松开手臂,低下头对怀里的人微笑,不是说好,还要带悟天克斯去南岛看琉璃蝶?

    ……好像是有这么一说来着~”黑发的战士好像很困扰的皱起眉头,眯了眼左顾右盼,只有……”

    我打算做曲奇饼,需要人帮忙,你到时候可别找借口躲起来。

    不想听了,那样的话语,请你不要再说,我也不想再听见。

    喂…悟吉塔,我……”

    悟吉塔伸出食指,轻轻抵住贝吉特削薄的下唇;指腹下传来的冰冷温度,像是能使心脏停摆的歌。

    让仿佛要哭泣的笑容绽开,他摇头。

    什么都不会发生的,相信我……”

    ……”

    尾音消失在叠起的唇间,柔软的接触里,冰与火犹如天堂俯望地狱的遥远。

    唇齿辗转,甜蜜,疯狂,并且绝望……

     

     

    我在这里对你说晚安,请你安心的睡去。做一个美好的梦境,即使里面没有我也不要紧。

    我总会在这里,只要你想起我的时候……

    总能看到。

     

     

     

    他们相遇在一个神奇的世界,不属于任何时间与空间;流逝到底意味着什么,恐怕已经没有人记得。

    有些东西无法忘记,比如被创造的那日,地狱血红色的天空,那些昏黄色、压抑的彤云。

    然而有些,不能、也不愿忘,比如初到融合界,第一时间赶到,给了他微笑,并伸出手来的那个人。

     

    ……”

    贝吉特哦~这个是悟天克斯,算是………‘我们的儿子~”

     

    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好笑……

    从怀里的人沉沉睡去开始,一直面无表情的悟吉塔终于微微曲起嘴角。

    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

     

    我会对你负责的。

     

    算不算故意?

    故意报复那个借口心急如焚,实则心不在焉而和悟天克斯一齐撞进他怀里的笨蛋。

    之后迎接他的,是漫天的气弹,耀眼的金黄色,温暖而强大的气息。

    他抬起头,对那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儿的人微笑,抬起的手臂随意挥开金色的光能。

    食指与拇指间的V字,框下暗蓝色的战士,挑高的眉眼睥睨天下,仿若神祗。

    那无比熟悉的,同样的魂创造而来,他的半身,灵魂的碎片……

     

     

     

    听到门扉开启时木料摩擦的生涩音调,悟吉塔仅仅小幅度的侧过身体,唯恐惊扰了已经沉睡的人。

    碧绿色的瞳孔转向门的方向,只看见有双色头发的小脑袋在门后踟蹰不前。

    悟天克斯?

    被唤了名字的孩子双手背在身后,拖着步子终于走进来,从来活力四射的大眼睛蒙上厚重的雾气。

    悟吉塔有不好的感觉,他腾出一只手,抚摸他儿子的发,借助回忆的心情维持笑颜。

    怎么了,悟天克斯?

    小小的手扒在床沿,一直低垂着头的孩子仰起脸看他:悟吉塔,贝吉特会不会消失?

    只有在孩子看不见的地方,修长的手指在纯白色床单上抓出深刻的褶痕。金色头发的赛亚战士仍带着淡淡的笑,用他一如既往的平静语调问:

    “……怎么会这么说?贝吉特要是知道你这么咒他,会生气的。

    即使没有得到答复,悟天克斯看着他名义与实质上的父亲,还是哭出来。透明的液体蜿蜒过孩童特有的柔和轮廓,最终汇集在下颚,珍珠一样滴落了。

    南方岛屿的大婶告诉我,说贝吉特和我们不一样,和这个空间不能协调,会消失啊……”

     

     

    贝吉特——凭借一对神奇耳环合体而产生的魂,最强战士。

    理应不能再分开的两个原型,却在魔人普乌的体内化解开融合的状态。于是他们的世界一切如常,只有那个新生的灵魂,被送往第三世界——融合界。

    带着无法理解的差错生活下来,贝吉特的存在就好像奇迹一样。

    然而世界的法则终归存在着——

    异物,不被允许存在。

    一如人类本性上的残忍……

     

     

    那个该来的日子来得很突然。

    那时悟天克斯正处在超级赛亚人第三阶,鼓足了力气把球打向贝吉特。

    是游戏也是训练,孩子的目标只是能迫使对面蓝衣的战士变身成金发。

    然而那个应该能轻松躲过的人却狼狈避开高速袭来的球,脱力般从半空坠落。

    暗蓝的战衣融化在湛蓝的海面,扬起白色波浪像噩梦降临。

     

    爸爸!!

     

    悟吉塔当时失手打碎了一个盘子,发愣的看着一地洁白的瓷片,他叹气,无法理解一刹那的心悸为了什么。

    如果要形容,那是心脏被钝器贯穿后缓缓拔出的疼痛,徒然看着血液弥漫过指缝,却很茫然的不知道要做什么。

    正要弯下腰收拾,他察觉到儿子的气正在急速的膨胀,仿佛……在呼唤谁?

    扯下围裙,他把手指放在额间,抓住气的轨迹,驱使意念转动。

     

    悟天……克斯……”

     

    如果可以,他愿意一辈子活在梦里,只要不看见……

     

    是谁躺在地上?

    是谁?

    那个总是挂着嚣张微笑的人?

    到底是谁?

    那个从除了修行就是睡觉的人?

    喂,现在还不到下午两点,你最喜欢的太阳也没有升到最好的角度,所以不要睡了,起来吧。

    说好今晚的盘子该由你来洗,晒好的衣服也还没有收拾,知道你喜欢偷懒,这次如果你睁开眼睛,那些都由我做好不好?

    ……

    睁开眼睛吧,否则你那样安静的侧脸,让人嗅到消逝的气味啊……

     

     

    他违反规定,使用瞬间移动去了圣地界王神界。两个界王神吃惊的看着他,尖尖的耳朵上明黄色的耳环闪烁着柔和的光晕。

    和贝吉特的一样——金发的男人走神般想着。

    悟吉塔?你怎么……”

    因为一些事情想要知道,请务必告诉我。

     

    然后知晓,因为一个偏差,而如同奇迹般存在的个体,以及本质上的不协调。

    虽然事后修改过了融合界的法则,但是对于那之前的存在,没有意义。

    所以根据旧世界法则,异物,即不存在。

     

    灵魂的消逝?

    只意味再不存在于……这宇宙任何一个地方……

     

    年轻的界王神毕竟见识不够,强大的气震慑之下,动弹不得。老界王神双手抱住石头,闭着眼睛大叫:

    快停下,你想杀掉我们啊!那到时候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他当时什么都听不进去,唯独希望两个字箭一样扎进头脑。平息体内暴乱的气,周身耀眼的光芒也缓慢消退,他闭上眼,头一次觉得疲惫。

    ……告诉我,无论如何……”

     

    其实很简单,简单到没有人想过它。

    仅仅需要让现世的两个人,再次召唤融合灵魂。只要能穿过融合界次元门,新的法则就可以生效。

    然而问题是,高傲的王子是否愿意?

    唯一的一次差错,那两个人敢不敢再下一次赌注,在那个已经和平的世界?

    没有选择余地啊……”手握仍带体温的耳环,金发的战士露出让人难以理解的笑容,那么,感谢你们的帮忙。

    ~唔,好说好说啦!

    再见。

    ~”

    微微颔首,悟吉塔用两指轻触前额。即使在界王神界,有两股气息仍是无比清晰。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可以那般坚定的说,不论何时,都不会迷失方向?

    是因为总有人在正确的地方等候呢,即使相隔千亿星辰也罢,有什么东西已经深深烙印进骨髓。

    那是羁绊,是家。

     

    当确定战士的气息已经离开当前的空间,年轻些的界王神毫不掩饰的怒视他的先辈。

    老祖先,这样是违反规定的吧!

    “……小子,你想死吗?

    当然不想啊!……什么意思?

    笨蛋,亏你还是界王神!老界王神翻出一个白眼,悟吉塔的气啊,你谈到规则的时候迸发出的可是杀气哦杀气!

    “……”冷汗爬过脊椎,年轻些的界王神突然想到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老祖先,你说……如果贝吉塔不愿意融合,悟吉塔会不会在地球动手?

    “……这个……你去通知悟空他们一声好了……”

    老祖先……”

    哎哎,界王神也不是全能的啊!

     

    太过纯粹的感情,他们哪曾懂过,更哪里知道如何处理?

    赛亚人,是他们无法理解的,可以无情,也可以倾尽一世去成就唯一一次爱恋的种族……

     

     

    贝吉特不会有事的,温和的抚摸着儿子的头,悟吉塔这么说着,只要孙悟空和贝吉塔再用耳环融合一次,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啊!只要这样就好了吗!!

    悟天克斯睁大眼,向日葵一样的笑容绽开。

    是啊,就这么简单。

    啊啊~~害我那么担心!

    注视悟天克斯灿烂的笑容,悟吉塔不由得放松下肩膀。

    从来,孩子最容易幸福。

    那么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悟天克斯你要代替我守在这里啊。

    ~嗯!我一步也不会离开的!

    小心把怀里的人在床上安顿好,纯白色的被褥仔细掖起;他俯下身,在冰冷的双唇上烙下一吻。

    等我回来,贝吉特。

     

    准备离开的悟吉塔发觉有谁扯住他的衣摆,低下头,看见纯黑色的大眼睛一片困惑。

    还有什么事情,悟天克斯?

    那个……我不明白啦~悟吉塔为什么要亲贝吉特呢?

    不禁莞尔的同时,悟吉塔想起,他们的确没有在儿子面前表示过什么。

    倒也不是惧怕着什么,被人看着只会觉得奇怪,纤细如他的赛亚人神经也还没有敏感到去注意伦理这个词汇。于是他微笑。

    还会有什么原因呢……”

     

    ……因为爱啊……

     

     

    爱情需要靠什么来维持?

    你什么都可以不用做。

    可以不知道我在你身边,可以眼眸中没有我的身影,可以仅仅给我笑容然后说再见。

    请你按照你的方式生活,不用顾及左右,因为不论你去任何地方,我都在你身旁不远的地方。

    爱情需要靠什么来维持?

    只需要我依然爱你……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